感受三亚

(一)初识

     
因为自己的部下曾在衡阳挂过职的原因,这一次去内地考察收关之站预留了新乡。仅和大庆广播电视机局游局长通了个电话,就有了那种似曾相识的觉得。在日内瓦上飞机前关闭手机的一刹那间,我接受游局麾下王首席执行官的唤醒:下飞机找一个穿白色西服的人即可。这种独特的联络方法就象电影里地下工作者接头的那么,蒙添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五个时辰后,飞机安然着陆,走出宽敞的天津机场后机厅,果然没有看到平时惯用的举牌接人格局,我只在不少的人流里环视了一阵子,一眼便认出来接大家的王COO。再度让自己了然了似曾相识的感到,没有一点陌生人的这样客套。

     
塞尔维亚贝尔(Bell)格莱德雾都的称呼名不虚传,距明尼阿波利斯唯有100里地远的邢台也笼罩在深远的大雾之中。说句实话,从阳光灿烂的日内瓦一下子过来阴雨绵绵的雾都的确有些不习惯,好在车窗外边的景物相当诱人,一路上沿途古朴的村子、瓦舍、栅栏旁,处处是色块、线条,呈现给人的是枯黄的油菜花,油菜花行云流水般流动着,村庄、人家恍若在水墨画里居住,古朴不乏现代的村落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空气里游离的尽是淡淡的油菜花香,味道里夹杂着田园的气息,邀来雨丝轻柔的扑在脸颊,我的心起首飘忽,原先的不适逐步地被融化。

     
面包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车轮挤压大暑发出唰唰的声响,音乐般撩人心情。我重新把目光投向窗外,细雨成帘依然,令人惊喜的是,村庄深处多了些高大挺拔的法桐,枝叶繁茂,蓬蓬勃勃,一村连着一村,望不到尽头。我从小就喜好槐树,吃过无数槐树花。后来到了金昌,发现此处也生长槐树,与内地的香樟相比较,乌兰察布的法桐无论个头依然腰围,远比内地的古槐逊色不少,更缺乏内地槐树那雄浑苍翠的虬枝和粗壮雄伟的肢体。我备感湖州的古槐除了富有上述的特征外,还多了一部分风度翩翩,棵棵都呈伞状,犹如腾空的礼花,笼罩在雾气里更扩充了广大若明若暗的美感。

     
我被连云港漂亮的村景感动了,到了揭阳酒馆这种情感还未曾缓过来。湖州国内的雨似乎比来时中途的雨大的多,我拉开窗帘,透过朦胧的小雨,漳州出色的身姿尽收眼底。对自家那么些一劳永逸生存在少雨的巴中盆地的人来说,有雨的光景最能让心滋生心思,接下去在遵义的时段里情绪自然会放松的丰裕其乐融融。

(二)相知

     
盐城之行的重要目的是向同行学习,对同行们的热心肠是有心情准备的,但真正到了现场或者出了出人意料。他们太热情了,热情的让您抗击不住。

     
我们在采风完同行的功绩之后,已张晓鹏参谋长带头的包头广电人,在宁德大旅馆设宴四桌,摆开了一醉方休的气候,菜还从未上几道,“刘伶醉”就香飘满屋了。我们一行都是内地人,只是在新疆做事而已,酒量不象内地人一般认为的那么大,大部分时候都是心境使然,因为除去热情,没有任何的可接待朋友。

     
也许是酒壮人胆,我等尽情接受商丘同行的深情,凡敬酒的一律热情,不一会我们就豪情满怀,相互亲热起来。宾客都为双双的精诚、热情所震撼,纷纷举杯,你来我往,高潮迭起。于是乎,通常不爱说话、从不在公开场馆唱歌的张秘书长,动情地唱起了情歌;曾经是文工团演员的徐荣副委员长一曲《崇左的葡萄熟了》,调动了所有人的心绪,《甜甜的歌儿迎宾客》、《草原之夜》、《达坂城的闺女》、《花儿为啥如此红》一曲接一曲,整个大厅立时成为了歌舞的深海,来过和没有来过哈密的,会跳和不会跳新疆舞的,都自愿地乘着酒性扭动着人体,激动的情绪、激动的排场,真诚的情分,着实令人感动,叫人铭记。

     
我怕这样一贯下去会影响到末端的位移,提请张秘书长发表停止。厚道的她没有拒绝,在一片欢迎的道别声中,我们依依惜别。

     
出了酒吧,天上飘起了蒙蒙,微风轻拂,酒劲似乎少了许多。曾在西藏做事过18年的游委员长,性格豪爽地胜过我们新疆人。他亲身开车,邀我沿旌湖路段兜兜风,我欣然前往。

     
旌湖是一条雅观的河水,她从前叫绵远河,是沱江的分流。在此以前绵远河上唯有一座通往东山的桥梁,后来西宁人在河上筑起4道堤坝,截流蓄水,人工造湖,才有了旌湖。湖上横跨着彩虹、汉江、塔里木河等重重桥梁和着河坝两岸的林荫道、绿地及波光粼粼的湖水,构成了湘潭人向往的闲雅场合。

     
大家沿彩虹桥一路巡湖,灯光下的湖面波光粼粼,柳丝轻垂,在小雨中依依袅袅,万般婀娜,可能是雨的原故,湖畔旅行者稀少。只有静谧的夜景低沉,无声的细雨飘零。这正是自己所喜爱的景致。我似乎觉得眼前有了法国巴黎夜晚下塞这河的派头,有了阿德莱德月夜里东湖的韵味,有了西汉星河里沙湖的恬静,有了海东葡萄架下可爱的节奏。此时本身才认为温馨实在要醉了,

     
带着一种清新和质朴,带着一种舒适与休闲,带着一种回归和假释,带着一种热情与满意而醉在了类似梦幻的湖光漂亮之中了。

     
我豁然有了一种想下车走走的醒目希望,殃游局在石桥附近停了车,顺手操起了后备箱里的遮阳伞就融入到旌湖赏心悦目的曙色里。走在灯光下的石路上,心绪快乐而爽朗,精神愉悦而亢奋,满脑子都是灯光阑珊的时尚。也许我的这种实心感动了天上,绵绵细雨竟然在我们到达艺术长廊时停下了挥手。

     
柳州人就是智慧,他们非但筑坝造湖,而且在十里旌湖西岸大兴土木了显示阜阳传统文化底蕴的不二法门长墙。它全长1000多米,高7米,由牛门、生命之歌、艺术长廊、智慧之光、中华魂、十二生肖大柱等景点结合。艺术长廊由32根直径0.5米、高4米的蟋尤大石柱和35扇双扇木雕门组戊。木雕门上用深浮雕技法,表现了盘古开天辟地至明朝的柳毅传书共38个神话、传奇故事,以及大散文家屈灵均所著《天问》的诗情画意描绘。红红的石柱与长廊,配以青色的镜头,藏藏蓝色衬底,显得既严肃典雅又生机勃勃,集中呈现了巴蜀文化的灿烂。

     
我依偎着灯光,仔细地欣赏了“生命之歌”、“智慧之光”上的特大型油画和“中华魂”上的石雕群。它让自己很震惊,就像看香水之都卢浮宫里的版画一样的心情,除了惊讶,再也找不出其他的词来写自己的观后感。火车站的钟声响了,时至晚上,然我一贯挪不动步,我太想在碧波荡漾的旌湖伴随下,在不停的10月夜风的吹拂下,在松软的有点湿润的草地上睡一觉,留下毕生难忘的“***”。
     
我自认为与桂林相识了,即便从初识到近期只有短短的12个钟头。我似乎又要犯“一见钟情”那种美好的谬误了,但自我始终认为第一映像对人对物对事都太首要了。有了今儿清晨的钟情夜,接下去的生活必定会更加梦寐不忘。

(三)相怨

     
看山水我一般不欣赏请导游,她们这多少个机械的导游词激不起我心里的情愫。本次游“三星堆”固然距离了导游,我将会山穷水尽。于是,我对导游的观点有了前进。假使没有导游词,我下边的文字亦将不可能堆砌成文。

     
我们是冒雨游三星堆的,好在它珍爱的东西都在展馆里,景区内有篷车接送。从导游的牵线里查获,历史博物馆座落在Samsung堆遗址东北角,地处历史文化名城广韩国首都西鸭子河畔,距成威海26公里。从1992年五月奠基到1997年12月落成开放,历时5年,足见该馆历史地位的显要。博物馆占地20公顷,主馆面积7000平方米,主馆展厅面积4000平方米,展线长逾
800米,分为序、“三星伴月”、“众神之国”、“千载蜀魂”和“三星永耀”5个展厅,以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陈列为本位内容,周密呈现了三星堆遗址及遗址内一、二号重型祭拜坑出土的陶器、玉器、骨器、金器和青铜器等上千件爱抚文物。我们怀着急切的心情走近博物馆。

     
一进展区,我便被别致的馆体外形所吸引,最下边是重型三角支架,支架上悬挂着三副青铜面罩,令人一眼就能观望Samsung堆出土文物的精髓。序厅正对大门是一件青铜“人面鸟身”立雕造像,形象具体地显现了“万物有灵、人神互通、天人合一”的古蜀特征。接下来我随导游围绕一株大型青铜神树螺旋上升到任何展厅。“三星伴月”厅通过“雄距西南”、
“物华天府” 、“镂石攻玉” 、“化土成器”
、“烈火熔金”5个陈列组分别显示了三星堆遗址所展现的“古蜀第一都”的气概,展示了古蜀历史及三星堆古秦朝在各类领域取得的辉煌业绩;“众神之国”厅以文物为主导,通过玉环、玉璋、青铜人像、金面罩等礼器和宪章的古祭拜台实物,显示了三星堆神秘的固有宗教;“千载蜀魂”厅重点呈现三星堆出土的最富价值和艺术性,最具神秘意味的国宝级的精品文物,以表现蜀人自古不泯之振奋;“三星永耀”厅,通过图片呈现和文字表达,介绍了半个世纪以来考古学家在Samsung堆辛苦耕耘的长河、Samsung堆在海内外的重要影响、三星堆遗址与文物在学界的显要地点以及当前的研讨现状。这些精妙绝伦的玉器、陶器和青铜器工艺,件件让我激动,真身体会到“一段辉煌灿烂的汉朝文明;一个遥远神秘的史前国度;一座神奇梦幻的章程殿堂;一批精绝美奂的国宝重器”

     
看完所有展厅后,我的思辨似乎停止了,我找不出恰当的词来形容我的观感,心里就像雨中的阡陌那般泥泞。也许是心态不再急切的来头,告别导游沿原路重返时才察觉展区内有几处草坪如毯的草地、造型别致的假山、古拙质朴的水车和水光潋滟的小湖,小桥流水、湖光岛影、古树奇葩、花香鸟语,经立秋沐浴,越加苍翠、芳香和悠扬。想象着导游临别前介绍的远景设想,不久就要建成的4平方海里主题遗址区和10平方海里的三星堆文化产业园区,我的心思先河由阴转晴。

     
我真正替济宁的朋友喜欢,也为投机赶到的这么晚而怨恨。在作品将要截止的时候,我想把导游留下的有关Samsung堆遗址及其出土文物难以破译的各类之谜记录下来,那或许是三星堆神秘的地点之所在。

     
第一谜,三星堆文化起点什么地方?有人认为三星堆文化是当地人文化与外来文化相互融合的产物,是多种文化相互影响的结果,但到底出自何方说不清楚。
     
第二谜,三星堆遗址居民的族属为什么?近年来有氐羌说、濮人说、巴人说、东夷说、越人说等多种观点,但一向没有定论。  
     
第三谜,三星堆古明代的政权性质及宗教形态咋样?三星堆古北魏是一个隶属于中华王朝的群体武装联盟,仍然一个绝对独立的已建立起统一王朝的最初国家?其宗教形态是自然崇拜、祖先崇拜仍旧神灵崇拜?或是兼而有之?
     
第四谜,三星堆青铜器群高超的青铜器冶炼技术及青铜文化是哪些发生的?是蜀地独立暴发向上兴起的,仍然受中国文化、荆楚文化或西亚、东南亚等外来文化影响的产物?
      第五谜,三星堆古孙吴何以暴发、持续多久,又为啥突然没有?
      第六谜,出土上千件文物的六个坑属何年代及如何性质?  
     
第七谜,三星堆出土的金杖等用具上的记号是文字?是族徽?是美术?依然某种宗教符号?什么时候能解”巴蜀图语”?

     
这个千古之迷,牵动了许多我们和游人的心。然则,就似乎自然界里许许多多麻烦说知道的自然现象这样,始终不能破解。也多亏有了不便破解的地下,才充满了各种诱惑。

     
襄阳之行就要终结了,规模宏大、气势雄伟的孔夫子庙,镶嵌在古蜀道上的庞统祠墓和祠墓旁车辙深邃、长满苔藓的古驿道和现代化勤奋的街市、街景,都深切的印在本人的脑公里,融入了本人的血液。济宁是朴实的、富足的、祥和的、安宁的;湘潭的人是人道的、殷实的、仁义的、友善的。他们只思进取,不善言传,相信有如此的条件如此的人,呼和浩特的前些天自然进一步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