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华杉讲透外甥兵法的伪装

扒开《华杉讲透孙子兵法》的糖衣

正衍堂

几年前一个急于求成,大言不惭,自称讲透《外孙子兵法》的不速之客横空出世。

其印刷品《华杉讲透外甥兵法》神速流入坊间书肆和网上各种角落,饱受无数文盲和土豪的追捧。

不能否认此人在拓宽外甥,普及兵学上真正拥有进献。

而是其书望文生义,信口开河,千疮百孔,硬伤连连;

所论所述极大乖违原著语境和本意,

将体用兼赅,包含万象的克服种类,弄成万物更新,不知所云的心灵鸡汤。

其人其书实乃辱没外甥,自曝无知,误人子弟,流毒无穷。

搞清外甥本义,以正后学视听,专业弘传外甥兵学的正衍堂工作室当仁不让,责无旁贷;

老夫姑且牛刀小试,扒开《讲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画皮。

第一,华先生在治学外孙子上基本功太差,知识储备严重不足,且遭到野鸡注家的误导。

华先生坦言其书脱胎于《十一家注》,又综合郭化若注本,且更为爱慕杜牧之言,足见其基础浅薄,司空见惯。

自古,域外海内,注外孙子兵法者成千上万,天子将相,才子学人,犹如过江之鲫,而言之有物的名士经典亦有十数,但没有都在孙星衍所整理的十一家以内。

做知识不要拿人家的职称唬人,王阳明,张江陵的注本,老夫尚且不放在眼里,你拿郭化若狐假虎威,无足挂齿?

老夫先来给华杉先生普及个常识:在辩论研商和实战运用上惊人的注家有曹孟德,李筌,张预,施子美,赵本学,何守法,邓廷罗,山鹿素行,爱新觉罗·耆英,汉高帝骥,滕冢邻,阎勤民,付朝等人;

英文语系国家的兵学探讨虽出版物有数百之多,但尚属婴孩期,就好像尔辈。

杜牧乃至郭化若之徒的注本,错处颇多,硬伤极大,废了孙子兵法一半上述的使用空间和实战价值(此论过于正统,老夫会另文详述);

现、当代注家诸如陈启天,李浴日,郭化若,钮先钟,吴如嵩,乃至李零,黄朴民,宫玉振,薛国安这个所谓专业人员,虽偶有表明,但其治学力有不逮,见地乏善可陈也。

华杉先生不可能对那一个注家纵观遍览,不能对原著逻辑明察秋毫,不对原著内容融会贯通,浅尝即止,就吹嘘讲透外孙子,岂非哗众取宠,贻笑大方?

其次,华氏解读《外孙子兵法》未能走出传统训义、原理和案例方法的窠臼,不可以从全书和诸篇中的结构入手探究,则不可能对原著周密把握,又不可能剖判精微也。

《外孙子兵法》是生死学说在军队理论构建和实战指引中的应用,有体有用,有经有权,周到覆盖且小巧糅合了团队管理和博弈对抗的具有因素和操作流程,并提供了常规和特有的解决之道。

十三篇内容博大精深,结构神工鬼斧,逻辑严密,前后浑然一体,乃是领兵应战,克敌制胜的一流套路。与现时代战略管理和系列管理的操作流程如出一辙;但《孙子兵法》的神妙之处在于,将战争元素在管制流程和博弈对抗中已毕了天衣无缝的万众一心,那是现代保管和竞争理论望尘莫及的。

例如:

《始计篇》论战略优势的评估,比较和培训。

《作战篇》论战略硬件资源的预备。

《谋攻篇》论战略路径选拔和软件准备。

《军形篇》论战略资源的时空计划。

《兵势篇》论战略实施。

是因为儿子兵法有诸多不传之秘,老夫点到为止。恰如清初邓廷罗所说:“外孙子一书,就好像条,如共贯,原始要终,层次井井,十三篇如一篇,至一篇之中,节有旨,句有义,亦靡不纲举目张,主宾互见。”

故将《孙子兵法》归咎为若干原理,原则,思想之类,乃是管窥之见,不见齐云山;若以案例注水,则更见浅陋;无奈华杉先生自云所谓的讲透,皆难脱窠臼也!155个案例,155个污染源和麻烦也!

《外甥兵法》的布局特征,令全书每一句话,在始计篇中有源,在此起彼伏诸篇有流;而且各篇又是阴阳经权对举的特殊结构,研讨书中此外一句话,要求将其内置本篇和十三篇全体框架之下去把握,才能深深精通,灵活运用。

譬如说华杉先生讲“道者,令民于上同意”,不过你连外孙子在原著所详细阐释的道的焦点、客体的构成和特征,落成的法门和路线,如何回应敌方主道等问题并未提及和澄清,何“透”之有?岂能实战?

末段,大家来看望外孙子是什么样惨遭错解误读,华杉先生是怎么样风马牛不相及的。

依照无他,援引和剖判孙子原著是也!

我们来几乎看一下华杉先生这一个不断引用,津津乐道,强不知以为知的论点都错在何地,low在哪里:

1、华杉原文:胜利,源于压倒性的优势。你肯定要有压倒性的优势,你才能赢,你才能下手去打;假若没有压倒性的优势你就不用打。不能够打咋做?要么就等,要么就躲。诡道不主要,专注基本面。兵法就告诉您了,唯有以大博小,没有以小博大。还有不少人抓住《孙子兵法》里的“兵者诡道也”,说兵法就是诡道。试想,有哪件工作是能够靠诡道成功的吗?

老夫扒皮:此典型的不学无术,信口开河,且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孙子兵法讲的是不管好牌烂牌,都能打好的艺术;

而不是你华杉先生只讲好牌,不讲牌技的解读。

华氏此论源于始计篇中“兵众孰强,强而避之,实而备之;多算胜,少算不胜”;谋攻篇中的“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军形篇的“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军争篇“治气,治心,治力,治变”。

华先生不知那些话在各篇之中各有语境,模型不一样;

再者又过分强调了优势和实力,忽略了策略和诡道;

更违反压倒性优势一贯都是早晚时空之内资源一定配置,都是周旋而非相对;

争持优势的获取,恰恰是因利而制权,有效行使诡道的的结果。

压倒性优势万能啊?实力万能啊?且看孙子怎么说:

《虚实篇》: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

《虚实篇》:敌佚能劳之,饱能饥之,安能动之。

《虚实篇》:我不欲战,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自我战者,乖其所之也。

《虚实篇》:故曰:胜可为也,敌虽众,可使无斗。(那句尤为重大!)

《军争篇》: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

《行军篇》:兵非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夫惟无虑而易敌者,必擒于人。

《九地篇》:敢问敌众以整,以后,待之若何?曰:先夺其所爱,则听矣。

如上章句,儿子说了什么样?孙子说压倒性优势也未见得好用!

诡道不紧要?谋略不主要?且看儿子怎么说:

《始计篇》: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无法,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乎意料。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谋攻》: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军争篇》:兵以诈立。

《九变篇》: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

《九地篇》:兵之情主速,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也。

故为兵之事,在顺详敌之意,并力一直,千里杀将,此谓巧能成事者也。

上述章句,孙子说了怎么样?外孙子说诡道是削弱对手优势的点子,是制作我方优势和大捷的作为,“此兵家之胜”,不主要吗?

华先生说诡道不根本,专注基本面,

老夫告诉您,诡道做的是打击敌方基本面,弱化对手基本面,

您说重点不主要?

在儿子兵法中,实力和机关同等紧要,且互为阴阳表里。

完全优势即便要求追求,“经之以五事”就是要一蹴而就管理诸多因素,塑造相对优势,做大做强自己,“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为战略优势的评估和对待。

只是这么些都是战前静态处理,现实中又不可以万事俱备,且从未应战的充裕规范。

在大战中的分歧阶段和环节,即便紧缺相对优势,但可以“因利而制权”,可以通过营造规范,弱化敌手的战略因素(诡道),打乱敌手的战略性布局(军形诡道),阻止对手的韬略实施(兵势诡道),从而开创绝对的优势,扬长避短,避实击虚(虚实篇),争取战略先机(军争篇),及时战略调整(九变篇),从而克敌制胜。

诡道有十三种办法,忍耐,等待只是诡道弱敌的一种艺术和特例,决卓殊态而万能。

何况尽管是平起平坐,亦可“巧能成事”,“敌则能战之”是也!

大家来看《虚实篇》:

“故形人而自我无形,则自己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自己众而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

十比一的优势,是足以经过虚实之用和诡道之用,动态塑造出来的!

十比一的优势,是可以临时创办,不用躲,也不用等!

咱俩再来看《九地篇》:

“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离而不集,兵合而不齐。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敢问敌众以整未来,待之若何曰:先夺其所爱,则听矣”

那才是外孙子所说的善战者,善于创设条件,善于创设机会,善于操控仇人,善于通晓主动权,而不是华杉先生所说的拿手等待!

七年战争中,腓特烈大帝以普鲁士小国之力,独抗法、俄、奥三大强国,可有压倒性优势?

国共内战,粟多珍苏中七战七捷,是以3万相持国军12万,可有压倒性优势?

即便长时间总体处在完全弱势,但两位顶尖名将每一次战斗都能营造相对优势。那恰恰是经过一多样诡道致敌之术,暗合《形》、《势》、《虚实》、《军争》、《九变》诸篇模型的归纳使用,故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也!

2、华杉原文:“知己知彼”,关键在于知己,实际上我们的首要性问题都是不明白自己,不是不明白别人。其实精通别人也不一定有怎么着用,关键是不明了自己。做集团,一定要通晓消费者的需要。知道消费者,你的问题就化解了;知道对手,反而会被敌方的沉思带走不过我们一再关注对手当先了关注顾客,我想那是人性的老毛病,人再三忽视何人给他事情,他很在意什么人抢她的事情。大家每回说市场转变,市场转变是怎么来的?不是消费者带来的,市场变化都是当先的商号带来的。

老夫扒皮:此论自相争辨,前言不搭后语,亦丧心病狂,令人发指之语。

市面转变是买方和供方共同作用和造成的好不佳?

你说领军集团带动市场转移,难道不应当关怀领军集团呢?难道领军集团不是对手吗?

领军公司变更市场,不须要识别顾客要求,创设顾客价值吧?开玩笑吗?

消费者是什么样?顾客约等于大战中所争夺的领域和资源,而产品服务则相当于武器。

商战不是和顾客打,而是和同行竞争怎么样获废除费者,出售产品和劳务,赢取市场份额和盈利。

你能想象肯德基不研商麦当劳,七喜不探究七喜,一加不商量苹果吗?开发相似产品,技术借鉴,成效抄袭,知识产权官司不断,营销渠道和价格大战,这么些都是商讨对手表现和作为,乐百氏脉动大卖之后,娃哈哈立即推出激活,不知彼,能玩下去吗?不知彼,想找死吧?你在心情舒畅吗?

那不是性格的通病,而是竞争的不可或缺程序和天地。

侦破,既是“校之以计,而索其情”,评估胜算的底子;

越是使得资源配备、战略实施、扬长避短,避实击虚和战略性调整的根基。

外甥极其尊崇知彼,着重敌情,

并在《虚实》《行军》《用间》三篇指出三套知彼知敌的法门。

《行军篇》云:兵非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料敌不是知彼吗?知彼不根本呢?

《地形篇》云:知我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足以击,胜之半也;又云: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彼不重大吗?

那里知己知彼对胜算概率的震慑,外甥说得清楚,不是你华先生说的“知己不知彼的胜算不是50%,而是80%”,敢问你有什么依照?是引经据典?是经历数据?如故信口雌黄?

《用间篇》云:故明君贤将由此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也。先知者,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知敌之情可以成功出于众,知彼不根本呢?

《用间篇》云凡军之所欲击,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杀,必先知其守将、左右、谒者、门者、舍人之姓名,令我间必索知之。知彼不根本呢?不根本外甥为什么要用“必”字?

不曾知彼,何来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始计篇)

并未知彼,何来知可以战与不足以战者胜?(谋攻篇)

从没知彼,何来量生数,数生称,称生胜?(军形篇)

不曾知彼,何来以碫投卵?(兵势篇)

从未知彼,何来避实而击虚?何来兵因敌而制胜?(虚实篇)

尚无知彼,何来以近待远,以逸待劳,以饱待饥?(军争篇)

没有知彼,何来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陈?(军争篇)

从不知彼,何来佯北勿从,锐卒勿攻,饵兵勿食,穷寇勿迫?(军争篇)

并未知彼,何来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九变篇)

从来不知彼,何来先夺其所爱?(九地篇)

未曾知彼,何来攻其所不戒?(九地篇)

从未知彼,何来五火之变,以数守之?(火攻篇)

并未知彼,何来先知者,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用间)

各个兵机之用,焉可舍知彼而成?

3、华杉原文:不要势如破竹,要“世界一战而定”
外甥兵法是反对所向无前的。一定是首次大战而定,世界首次大战就一蹴即至问题。其实赵子龙都不是常胜的,因为你百战百胜的还在战,声明您更加胜的质量很低,都长驱直入了怎么还在打。要先胜后战,不可能赢就不战。假诺胜而不定,不可以彻底的平息,也不可以战。

老夫扒皮:自古知兵非好战。孙子确实讲战争“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更看好不战而胜。

但儿子反对锐不可当吗?非也!

外孙子假若反对一往无前,就不会说“知己知彼,长驱直入”那句了。

外甥假诺反对一气呵成,更不会写《孙子兵法》了。

说侄子反对无坚不摧,是望文生义,读书不精!

俺们来看原稿:

“是故一往无前,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谋攻篇)

此处孙子是说长驱直入不是最高境界,不是最好结果;

摩天境界,最好结果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是“上兵伐谋”,
是“兵不钝而利可全”。

外甥提到所向无前,只是一个比喻,在谋攻篇的语境里,外甥是说一往无前分外好,是一种善的境地;但还不如“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至善境界。

是说它好,只是还是不是最好,有强烈反对一往无前吗?没有!

首次大战而定可能是一厢情愿:

因为对手或者“先为不可胜”,

对手更可以“致人而不致于人”,

挑战者可以令我方“虽众,可使无斗”,

对手可以形成“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更何况你世界首次大战而定,无论怎么定,

都是战,都是伐兵,对孙子而言,那是很low的境地。

外孙子说的讨伐境界排序是“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外孙子说的至善境界是“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

孙子说的至善境界是“夫王霸之兵,伐大国,则其众不得聚;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是故不争天下之交,不养天下之权,信己之私,威加于敌,则其城可拔,其国可隳。”

孙子说的至善境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兵不钝而利可全”,

孙子说的至善境界不是世界一战而定,世界一战而定的地步最多排名老三!

4、华杉原文:“先胜后战”,兵法里提议了“先胜后战”,你早晚要有胜算的您才可以战。先胜后战,不胜就无法战,就必然要等待。现在比比皆是协作社要转型,都是因为“焦虑”,经理一担忧,就要有动作,公司的动作一定是会有资本的,你动作了不必然赢,相反你继承守在此地等着还是可以赢。

老夫扒皮:华氏此言出自《军形篇》:“胜兵先胜而后挑衅,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同样又是一孔之见,望文生义。

外孙子所说先胜而后求战,语出《军形篇》;

语境大旨是战略性资源的布局,

配置的标准是“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再者又在本篇中言“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上述,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善战者,立于锐不可当,而不失敌之败也,”

咱俩得以见到:外孙子说的先胜是“先为不可胜”,是“不可胜者,守也”,是“立于锐不可挡”。

先胜是基于“守则财大气粗,攻则不足”现实基础上的资源配置次序,是资源配备行动,

是资源根据先守后攻的次第有效分配于防区和战场,而不是胜算评估。

赢要求一体系的步履和格局,

不等阶段,差距环节,差距地貌,差距资源有例外的行动结合。

设若不把在岁月上和空间上有效配置,一味等待,

你把三军之众聚在同步,只评估胜算,

我告诉你,你的军事力量展开和利用会功能低下,

做不到避实击虚,完不成军争。

更何况不动就平昔不资本吗?等待就不消沮士气吗?

老夫再报告你,即便是等待,也不是傻等仇人现身漏洞,

而是等待自己的实施诡道发挥效率,有效弱敌,周期完结,令敌出现可胜之机,

嘿?又回去了,你说诡道不根本,老夫告诉你诡道首要!

5、华杉原文:“不可胜在于己,可胜在于敌”
要变为不可克制的,完全在于自己。而是不是可以制伏敌人,完全在于仇人。所以讲那么些就在于你的全方位都在于你协调的修行,你赢也是您自己赢的,他败也是她协调败的。

老夫扒皮:此亦一概而论,信口开河,鸡汤馊味直冲霄汉也!

“不可胜在于己,可胜在于敌”出自《军形篇》,

上承“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下启“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有余,攻则不足”

是说立于所向披靡的看守的主动权和走路领会在团结的手里,

是说战略资源攻守安顿的特征,是为什么以进行计划提供依照的抒发,论述的是战略性布置环节的切切实实课题和行动,而非一般泛泛之说,岂可以偏概全?

5、华杉原文:“以正合、以奇(ji)胜”,而不是“以正合,以奇(qi)胜”
是奇数偶数的奇,又称余奇,就是多出去的一些,就是预备队,就是手里捏着还没打出来的牌,留到关键的时候,打出去,制胜。

人人老相信奇袭得胜,以少胜多,依旧侥幸情绪,老想使巧劲。外甥告诉你,兵法没有幸运,弄巧必成拙,必须求按军事规律,按兵法套路来。”

老夫扒皮:首先,奇的读音,华先生说得真的对,常识而已,没有必要大惊小怪,过度渲染。

把正、奇通晓成军事力量的分开,也对,比某地产文学家误把“奇”解释成尤其方法的要好得多。

固然奇正古今注家众说纷繁,但你把“奇兵”解释成预备队就一些扯了啊?即使陈启天也曾如此说过。

但老夫告诉你,预备队和奇兵不是一个范畴的意思,预备队得以做奇兵用,也足以做正兵用,预备队也足以部分做奇兵,一部分做正兵,到底做什么样兵,由战场面形和敌情而定。

奇正的各自,《兵势篇》中如是说:

“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这是从作用方面作的概念,确实有些模糊,致使古今名将学者莫衷一是。

可是大家来观看本篇大旨和内容,综合考察分数、形名、奇正、虚实那三个兵势的基本功要素和环节,以及兵势的靶子和归宿,则可获得答案。

华先生听好,

军科院、国防大、清华、人大的执教你们也坐稳,

曹孟德李筌的旁出后出申明未必就对;

郭化若一塌糊涂的解释也相差为凭;

老夫前天凭借孙子原著,终结此一概念也:

率先兵势的特等状态是“其势险,其节短”,即透过奇、正结成和积聚在一定时空,针对一定目的,发挥出部队资源的的最大冲击力,战斗力。

而在这么些历程中,正兵负责“必受敌”,“以正合”的效果,奇兵发挥“无败”,“胜”的作用;

(“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奇正是也”,“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但胜从何方来?

大家来看兵势的结尾要素和环节:“兵之所加,如以碫投卵者,虚实是也”,

同时《军形篇》云:“可胜者,攻也” 。

答案不言自明,避实击虚,攻敌力克尽管是背景之用,

但我方击虚力克的能力即为奇兵,“以奇胜”是也!

老夫此说,完全可以概括且完爆曹、李诸贤的时、空后出之说也!

现实中就不曾先出的奇兵,旁出的正兵吗?当然有!

故前贤之说的解释力和利用空间不足也!

别的,华先生,孙子兵法既有健康套路,又有丰硕规套路。

兵法没有幸运,但不是没有弄巧!而且弄巧未必成拙!

何以见得?“诡道”即为弄巧,此弄巧乃是“兵家之胜”!

何以见得?“上兵伐谋”即为弄巧,此弄巧乃是“善之善者也”!

何以见得?“善动敌者,形之,予之”即为弄巧,此弄巧“敌必从之,敌必取之;以利动之,以卒待之”!

何以见得?“致人而不致于人”即为弄巧,此弄巧能 “为敌之司命”!

何以见得?“形人而自己无形”即为弄巧,此弄巧“则自己专而敌分”!

何以见得?“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即为弄巧,此弄巧乃“后人发,先人至”!

“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和为变”即为弄巧!

“治气,治心,治力,治变”即为弄巧!

“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即为弄巧!

“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即为弄巧!

“先夺其所爱”即为弄巧!

“乘人之不及。由不虞之道,攻其所不戒”即为弄巧!

“静以幽,正以治,易其事,革其谋,易其居,迂其途”即为弄巧!

“顺详敌之意,并力向来,千里杀将,此谓巧能成事者也”即为弄巧!

澳门新莆京娱乐,“五间俱起,莫知其道,是谓神纪,人君之宝也”即为弄巧!

6、华杉原文:人才:智信仁勇严和廉洁。《儿子兵法》中关系的“智、信、仁、勇、严”,是商店老董可以对商店人才提议的非凡好的正规化。对这些体会我倒想讲对此外一个人的回味,就是曾文正,他要带兵去打太平天堂,但她一个文人墨客一向不曾打过仗,没有打过仗肯定没有智。信和仁也许有吗,勇也谈不上,手无缚鸡之力。他何以能打呢?他在新生温馨悟出了八个字:廉、明。廉,就是廉政公开。明,是要赏罚鲜明。

老夫扒皮:此乃东拉西扯,疯话连篇!

您是在讲《孙子兵法》?

要么在讲《水陆行军练兵志》?抑或《曾胡治兵》?跑题了呢?

外甥兵法直接论将之处那么多,本经尚未读通,何必顾而言他?

再说廉是不贪,明是明察,赏罚孰明是严和信的框框,岂能歪曲?

万法归一,没打过仗就没有智?

外甥兵法论述的领兵应战,克敌制胜的套路,

是和协作社商战,政客做局,股市坐庄的套路一码事情,哈哈,老夫好像说多了^_^

您说曾国藩那种不世出的股肱之臣没有智,只靠廉明,是还是不是头昏?

老夫告诉你,孙子说将德有五,智信仁勇严;

岳武穆不读兵书,但也说领兵智信仁勇严缺一不可;

曾子城智信仁勇严五德一个也不缺;

而廉明只好作为为将五德的补充和表述,不可成为代表!

孙子论述人才,岂止《始计篇》中智信仁勇严五德?

《九变篇》列举须求避免必死、必生、忿速、廉洁、爱民的五种性格缺陷;

《地形篇》列举走、弛、陷、崩、乱、北的六种能力欠缺;

《行军篇》列举多种家常管理失范;

《九地篇》有静以幽,正以治的磋商境界。

《用间篇》有非圣贤不可能用间,非仁义不可能使间,非微妙无法得间之实的素质需要。

7、华杉原文:《儿子兵法》教您打赢,首先是教您认输,最高的灵性在于接受败北,《外甥兵法》说:“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意思就是:“打不过就跑”。“人性的风味是要赢,但实际是很可能要输,要了解认输。”一个了不起的案例,大家都明白,因为一跑就跑了二万五千里,跑掉了,而且取得了最后胜利,就是解放大校征。

老夫扒皮:兵法是一蹴而就运用资源,创造机会,争取主动,战胜对手的系统操作方法,不是以文害辞,掩人耳目的心灵鸡汤。

《谋攻篇》“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

那不是认错,而是“识众寡之用者胜”(谋攻篇)

那不是认错,而是“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 (九变篇)

那不是认错,而是“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 (九变篇)

那不是认错,而是“强而避之,卑而骄之” (始计篇)

那不是认错,而是“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军形篇)

那不是认错,而是“立于所向无前” (军形篇)

那不是认错,而是“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九变篇)

那不是认错,而是“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 (虚实篇)

那不是认错,而是“我不欲战,画地而守之,敌不得与自家战者,乖其所之也。”(虚实篇)

解放校官征虽是无奈之选,有溃逃之相,

亦为蒋公故意放水,兼并诸侯的考虑和操盘,

但长征是认错吗?认输是甘为臣虏,缴械投降。

但事实很明确:长征是战略转移,战略调整,

是为了更图后举,卷土重来,不是认错好不好?

战乱的对象为了屈人之兵,拔人之城,毁人之国,

高高的境界是非战,非攻,非久,兵不顿而利可全。

打闹还尚无开头就认输,这还打个屁?

比尔(比尔(Bill))盖茨认输就从不微软;

乔布斯(Jobs)若是认输就从未有过苹果;

毛共认输就没有共和国;

好不好?

好了,老夫时间和精力有限,扒皮到此甘休;

华杉先生扪心自问,你的《外孙子兵法》是讲透了?仍旧讲歪了?

杰拉尔德·迈克尔(迈克尔(Michael))森写了多部《外孙子兵法》商战应用专著,译成七种语言,但废品依旧垃圾;

陶汉章的《外孙子兵法概论》译成英文,加州伯克利分校讲师诺玛(Norma)n·斯通(Stone)作序,但废品照旧垃圾;

加里·加格里亚迪以奇瑰的想象和生动的文笔,出版《外孙子兵法》专著数十,但并非意见,垃圾仍旧垃圾;

华杉先生连入门水准还不富有,就无须急着说讲透;

哗众取宠,沽名钓誉,忽悠外行和土豪还马虎粗心,

但错解外甥,误导后学,

让后代以为外甥兵法不过那样,实乃罪莫大焉!

再者言过其实,总有麒麟腹下展露,被人拆穿西洋镜的一天。

有人或许会说老夫口出狂言,行文刻薄,非也!

老夫机缘巧合,发现《外孙子兵法》结构密码,

闭关多年注意解码原著。

精读原著数百遍,手抄五十遍,

《儿子正衍》的古文提纲录有三十万字;

又遍阅古今中西数百有名气的人注本,其中绝无坊间之畅销读物;

故随便一个注本斤两几何,老夫一掂便知。

更何况受老夫强调景仰的注家大有人在,

耆英老人,阎勤民先生若能再世,老夫恨不得为其门下牛马走;

付朝先生的继承性探究亦有份量,方法对了大体上,

虽偶有穿凿,应用价值欠奉,但仍然贡献良好的,老夫那里向付朝先生致敬!

吴、谢、苏数老数十年来文献整理工作贡献卓绝,老夫亦感念承情也!

治学《孙子兵法》,需求力避训义、原理、案例、相比较四大误区,

此皆半途而废,歧路亡羊也;

咬牙原著、演绎和实用三大导向;

以阴阳、流程两法解读原著,庶几无病矣。

世人若有意修习正宗外甥兵学的要领和精髓,

有志在各类竞争领域无往不胜,可拜入正衍堂门下;

本堂主张研习《孙子兵法》应该回归原著,应用实战,

故以“正其本义,衍为时用”二句首字立为堂号;

然须满意老夫收徒的几何严谨且矫情的标准,否则一概莫论!

好事之徒亦可关心老夫名为“正衍堂”的博客园博客园,

此中亦有老夫另辟蹊径,独出机杼的神来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