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拣偶见十年前旧照有感

图片 1

犹记当日气象异,天光初开云徘徊。

春风无力驱寒潮,朝阳踟蹰鸿蒙外。

百米长阶无人迹,仓圣寥落徒发呆。

人声忽起惊宿鸟,你自小编相携登高台。

零零落落三并两,轻言浅笑迤逦来。

青春五多人,举止飘逸神仙派。

台高2000三百丈,谈笑之间临天界。

弱柳迎风展瘦手,大殿荐客广胸怀。

南山钟灵毓秀地,见自个儿同侪瑞气开。

放眼但见洛州秀,景观春分现异彩。

摄者陈君字明理,娇喝一声定尘埃。

一代沸沸扬扬如尘落,八九又十散作排。

涛哥宛如风前树,踌躇略见周瑜才。

席所一向优游者,眉宇之间有萌态。

居中站者其为什么人,雷君鸿生好表情。

倜傥风流无与比,气定神闲锋芒埋。

无栏小家碧玉女,素面更胜俏粉黛。

霍苗粉面又含春,恰似桃李任风裁。

更有胡家好男人,英姿天纵超酷帅。

马莲精神得真髓,行为举止刚健慷而慨。

遍观是日诸同俦,或喜或愁或迫于。

人生由来多余悲,只是立时无人解。

十年一觉南山梦,梦醒山在人无逮。

严寒西风今又是,春来春去容貌改。

变化莫测无迹循,桑田倏忽成沧海。

一念及此心生悲,多少忧乐化欸乃。

欸乃一声似叹息,划破空寂留余哀。

弹指一挥十年期,多少华年可静待。

正当惜取同渡缘,顾盼笑对风浪筛。

吟哦唱诵坐复立,鸡声遥闻天下白。

南山轰轰烈烈雾霭里,闻小编此言破雾来。

注:涛哥、席所、雷鸿、无栏、霍苗等均系同事名;

马蔺草为西南某军事集散地名,或为“马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