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一时铜山部队驻防

图片 1

东头山岛在福建省南侧,隔在小而湍急的海峡和陆地相望,海岛西北部从西山岩到港西山一线是山地丘陵,这是左山岛最为根本的韬略高地,它为西北阻遏从八尺门抢滩登陆的陆地来犯之敌,面向东南或西南抵御来自海上的抢攻,是东山岛最后一志屏障。但是,明朝中央政府为构建东南沿海防卫体系,没有选海岛西北部的山地丘陵,而是挑于海岛东北角修筑铜山城,利用港口优势构海军水寨,使的成为闽南沿海主要基地,它北控东山湾,南扼诏安湾,往东威胁澎湖群岛。几百年来,铜山城逐渐提高成为东山岛的队伍、政治、文化骨干。

无异于、明代海陆并重的防卫系统

1387年江夏侯周德兴修筑铜山城,建立铜山将近御千户所,这是东山历史来言记载的开。朱元璋吸取了历史及之屯垦经验,创造性设立了寓兵于农、耕战结合的卫所军事制度。当时漳浦底六鳌、诏安的玄钟,和铜山城一样都是近乎御千户所,隶属镇海卫管辖。据《铜山志》记载:“守御千家所,在城内。洪武二十五年(1392)建,至成化间倾圮。弘治四年(1491)巡海道邵公重建。嘉靖十年(1531),副使姚公增广修葺后堂、左右边房、监房,一共四十五里边。”(1)根据许培斌先生研究,其故址位于今铜陵镇交街路答阳宫边562号。(2)

铜山将近御千家所兵额1220名为,(3)均为陆军,有防守而不论海战职能。有鉴于此,景泰年间(1450—1457),把位于现漳浦县前亭镇井尾澳水寨移防到铜山城外的西门澳,最初归属铜山所管辖,铜山城开始成立由海上巡防和海陆联防体系。

嘉靖五年(1526),福建下手参政巡海道蔡潮来到铜山,详细观测铜山人文地理,评估铜山之军事地位。蔡潮官衔四品,专管一律探望海防,对铜山文化教育贡献巨大。他观察铜山方向之后,修筑文峰塔、开启北门、修建东璧书院和南溟馆,还留了众多摩崖石刻。从此铜山名贤蔚起,科甲蝉联,名震闽海,故有“海滨邹鲁”之美誉。

明中期后,倭寇袭扰,海疆不靖,嘉靖四十二年(1563),朝廷设钦衣把总一称呼管理铜山水寨,兼管诏安玄钟水寨。在九仙山北面建水寨署,周长五十丈。铜山水寨“所统北自金石以属浯屿,南自海岭以达成广东。……原统福船、哨船、冬船、快马船等四十六一味,官兵1140名。”(4)铜山水寨管辖范围北至金门石码,南达广东,东交兄弟岛附近之常见海域,构建了卫所部队驻防,海军巡防的看守系统,铜山成为闽南沿海的军旅中心。

明初到嘉靖末期邻近二百年,铜山所城生齿繁衍,逐渐由平座军事城池发展成人口密集的集镇,从西门顶九仙山邻近出现了初街区,黄道周《铜山石室记》说:“顾以该下,当官舍前,临城遭遇也陟步无可营建者。”而九仙山以及大叔公山也成为众人休闲的好去处。

明卫所兵制规定,每个军户出丁一丁,代代不转移。在和平时期士兵为生育为主,类似现在之边界建设兵团,士兵长期未战,又同意带家人,战斗力可想而知。久而久之,这些精兵及一般老百姓一样。至明中叶以后,士兵逃亡和换籍众多,卫所出现大量缺,所留残卒也大半啊军官役用,训练废弛,士兵作战力量大个别。但是,这些精兵及其亲属的位置是军户。有明一代,所有的铜山男居民于户籍管理上都属于军籍,军籍是代代相传的,其晚辈必须一边耕作,一边备战。以黄道周为条例,他的先世从莆田迁徙到铜山,到外早就第六替,依然是军籍,黄道周就经科举考试,中了进士才脱离军籍的。《天启壬戌科进士同年序齿录》记载:“黄道周,福建漳州府镇海卫军籍。”(5)

嘉靖四十二年(1563),戚继光消灭了浙江倭寇其后,率义乌兵进入福建,在宁德、仙游大败倭寇,一路南下,第二年来到铜山,其时倭患已经平定。兵部尚书谭纶“奏请留其兵,分戍八都,统以将领,号曰‘浙营’。铜于是更起浙营,隶南路参将。”(6)万历九年(1581),正式举办浙兵营,扎营于龙潭山产五里亭一带,即今险社区的营前区。浙兵营共450总人口,设营将同号称,分设把总,管辖铜山所邑到诏安玄钟所城沿海附近,防备来海上进攻。浙兵营是戚家军的如出一辙部分,倭寇克星,是明天随即极端强劲的武装。浙兵营进驻防铜山,一方面大大提高了铜山的军事力量,一方面为作证卫所战备部队已休可知适应形势的要求,无力承受当地的守机能。嘉靖四十二年(1563),明朝内阁回复了澎湖巡检司的设置,归泉南游击将军管,行政管辖划归泉州同安县。

万历二十五年(1597),增设澎湖游兵。从铜山水寨当抽调兵船,在汐期间去巡查。之后,该项任务由铜山以及浯屿两水寨20条战舰850号称指战员负责巡查使命,其中500称呼指战员由铜山水寨派出。澎湖孤悬海外,长期以来是倭寇和小股海盗的巢穴。明朝廷派兵扫荡了占据澎湖之敌人,设立了澎湖游兵,解决了针对澎湖管理力不能及的流弊,形成了东南沿海一线以及澎湖中间的布防三角,这一切铜山水寨发挥了最主要作用。据《铜山志》记载:万历三十年(1602)四月十六日,福建南路参将施德政以水寨大山宴请东征澎湖倭寇凯旋归来的铜山水寨官兵,作《横海歌》并勒于石,气势雄伟。(7)这是于澎湖打击倭寇,对澎湖群岛进行中管理之事例。

其次、郑氏政权的战略性飞地

明清鼎革关口,郑成功收编郑芝龙旧部,招兵买马,起兵抗清。金厦及南澳岛邻近成为郑成功的根据地。从明亡国到康熙三年(1664)的二十年里,铜山凡郑成功的显要据点,也是主要之交易港,据连横《台湾通史》记载:“及王入台,而清廷方严海禁,沿海数千里,尽委而弃之,故得独握其利,通饬金厦、铜山、达濠诸镇。与老百姓交易,无相诈虞,凡华诸货,海外的口全因给哪。故能以弹丸之岛,而留七十二镇的铁,苟非岁入充裕,其何以堪。”(8)达濠即今底汕头。铜山港的贸易地位日渐凸显显,郑成功因沿海港口,进行海上贸易,赚取巨额利润,供养其作战旅。

铜山原为隆武政权的南昌伯朱寿带兵驻守。顺治三年(1646),郑成功命令张进到铜山说服南昌伯朱寿交出兵权,归其指挥。永历次年(1648)郑成功率师驻防铜山,据《台湾外志》记载:“八月,成功在铜山,整顿船只,训练新兵,候广西永历信到。”(9)这同样年郑成功部下43称为将领共同出资整修了九仙山风景名胜,留下了《仙峤记言》碑刻。也是当下无异于年隆武朝的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路振飞到铜山,在风动石镌刻“铜山三忠臣黄道周陈瑸陈士奇永历戊子秋广平路振飞题”。

郑成功多次赶到铜山,他的师接管了老的军事设施,并且延续扩张范围,据《东山县称》记载:“隆庆元年(1567),铜山水寨在大澳一旦船坞,为闽东南五可怜水寨造船厂之一。明末,郑成功部用进驻铜山常重建,修造战船,为收复台湾作准备。”(10)大澳还有郑成功留下来的万军井。“万军井在今铜陵镇大澳湾畔。明末,郑成功军旅驻铜山常,分兵临大澳,操练水师,凿此井也军用,故名。”(11)

顺治七年(1650),万礼同道宗和尚等人引领几千抗清义军加入郑成功阵营,在康美港湾中修建驻军营地木杨城。这样,郑成功的正宗将领张进驻邻近铜山城及周边地区,万礼的人马驻守康美木杨城,万礼接受郑成功指挥,但是队伍从没接受改编,保持相对独立性,从平开始就起了前后不同,亲疏有别的现象,为今后的矛盾冲突埋下伏笔。

东边山岛是郑成功的后根据地,也是洲最后一块给清军占领的地方。在战乱条件里,军队驻和调动频繁,鼎盛时期有一万七千基本上队伍进驻扎东山岛。据《东山县约》记载:“顺治十三年(1656)七月,郑成功令黄元、郭华栋二协镇领将士到铜山协守。顺治十八年(1661)正月,又调蔡禄、郭义二协镇带新兵至铜山协守,时计有1.7万大多精兵驻守铜山”(12)

郑成功主力收复台湾然后,驻守铜山底蔡禄、郭义带兵离开铜山降清,并驱使部分群众可太空,郑经又派兵据接近铜山。康熙三年(1664)铜山靠拢将黄廷降清,东山岛再同不良为朝占领。康熙九年(1670),郑经派兵占领铜山,逐步把铜山经理成为大陆沿海对清作战的武装要地。到复界前夕,郑氏政权的海军司令员朱天贵驻防铜山,拥有军舰三百不必要一味,将士三万余丁。后来,朱天贵接受姚启圣策反,率全军归清,朱天贵于授予平阳总兵,他的海军成为施琅收复台湾底主力。

其三、清代台西联防的军旅布局

满人不复习水战,台湾郑氏政权不断袭扰大陆沿海,清内阁为了干净切断台湾跟陆上的维系,决定在战略性及使坚壁清野的守护政策。清内阁占领东山岛以后,宣布实行迁界,把沿海至少三十里里的居民搬迁于内地,让去海边三十里至二三百里不同的万事中国沿海地段,成为一个无人区。东山岛平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到康熙十九年(1680)清政府宣布复界,居民返回故乡的不过出十分之二三。

那阵子台湾无收复,东山岛地处对俯前沿。清内阁为铜山城为军队中心,派重兵驻防。在现在县图书馆位置要总兵府,俗称总镇衙。设总兵一员,下辖水师三营,分左右中营,每营一千总人口。左营驻防漳浦六鳌,右营驻防诏安悬钟,左右营各设游击一各项。清初以避康熙帝玄烨名讳,玄钟改名悬钟。中营驻屯防铜山,由总兵直接指挥。另起陆军城守营一经,驻防铜山,设游击一各类,共计4000口。

清政府复界后的首要任务是整城垣,招抚百姓;其次是准备取回台湾。时任福建总督姚启圣莅临铜山,修建总督级别之部院衙行署,简称部院衙,作为收复台湾之指挥部。部院衙现在改为铜陵镇下田社区的一个地名,“解放后,人民政府于此开物资交易所,1959年改成也镇织网厂,现改也民居。”(13)部院衙行署是铜山一向级别最高的军政机关,收复台湾之等同系列军政措施从这里有。康熙二十二年(1683)六月十三日,施琅于铜山龙吟宫(即天后宫)举行祭江誓师仪式。十四日辰时,舟发铜山,施琅统率水师2万大抵人,战船300基本上艘收复台湾,完成了统一大业。

清朝合并台湾继,加强对台湾之田间管理,改明朝“游兵”的为期巡查为“班兵”的长久守。“班兵制”自康熙二十二年(1683)开始,至与看八年(1869)经左宗棠奏疏废止,实行了近两百年。“班兵制”指非以台湾本地招募兵丁,而是于福建、广东星星探望军队遭受抽调一定数额之大兵,重新组编,分配到台湾各地驻防,其驻贵军事由福建水军提督节制。铜山百姓为负戍守台澎任务,政府确定铜山人民世袭军籍,每户三蒙受抽一,组成铜山营,分戍澎湖,三年轮为一次。铜山班兵殉难后,其大部分骸骨运回铜山,安葬于演武亭万福公,即今之“戍台班兵墓”。

铜山暨台湾有关,台湾回归而东南沿海有矣平安屏障,铜山之战略地位迅速跌落。康熙二十三年(1684),裁镇改协,又裁去城守营,只如副将同样称为,官兵一起1600人。其总兵职权转移至南澳总兵府,南澳之军条件逐步升级,成为管理闽粤台的关键军事基地。康熙三十一年(1692)再次降低标准,只设游击一叫做,驻防铜山官兵674丁,分防悬钟等地310总人口,共984总人口。雍正二年(1724),重新提高标准,改游击为参将,官兵1200人,负责防守漳浦六鳌到诏安悬钟一带沿海地方。此后,这种光景一直继续到清朝为止。参将署即后来之看门人衙门,其地点位于今顶街的中正公园,“参将署……天启七年(1627)为海盗焚毁。参将赵廷支府银三百,暂建于城内仓廒。今中军守备衙是为。”(14)“故守备衙署即今中正公园。……雍正十二年(1734)任文龙修葺之,并增修三中让衙左,后守备官住焉。民国七年(1918)地震后,孔知事宪洛修葺为东山县公署。二十八年(1939)七月十四日全部吗敌机炸毁。三十年楼县长胜利为遗址改建为中正公园。”(15)咸丰三年(1853)林美圆起义,四月十二日义军攻陷铜山城,占领了参将衙,参将游硕坊潜逃。(16)说明从雍正到民国时的二百年里,其驻军级别及地址都不曾转。铜山参将是挨着备官,正五品,相当给今天之团长级别。

从十七世纪后期至民国时代,铜山抱了二百基本上年稳定发展的和平时期。那时铜山港随意开放,商业航运景气,和澎湖台湾依次港口贸易往来频繁。到了清后期,铜山辈出了孙希南、高正扬、黄献珍也表示的航海贸易巨头,他们之商船队北等天津及辽东半岛,南至东南亚各级。镇海卫及其下属三单千户所,即漳浦六鳌、诏安玄钟包括镇海卫本身相继衰落,只发生铜山城继续发表闽南武装部队中心和要紧港口的企图,东山建县随后,铜山城成县治所在地,直至上个世纪五十年份,县政府才迁移到西埔,铜山城的身份日渐为新县城西埔所代替。

注释:

(1)林定泗《<铜山志>注译》41页

(2)许培斌《明铜山守御千户所遗址考辩》

(3)《铜山县志》(民国版)271页

(4)林定泗《<铜山志>注译》56页

(5)《天启壬戌科进士同年序齿录》,上海图书馆收藏明天启刻本。

(6)林定泗《<铜山志>注译》54页

(7)林定泗《<铜山志>注译》449页

(8)连横《台湾通史》史卷二十五

(9)《台湾外志》卷六第92页

(10)《东山县志》(94本)574页

(11)《东山县约》(94本)663页

(12)《东山县称》(94本子)571页

(13)许培斌陈炳文《铜山部院衙与姚启圣》

(14)林定泗《<铜山志>注译》41页

(15)《东山县志》(民国版)360页

(16)《东山县志》(94版本)760页

                            2017年6月10日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