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褪色的后生

永不褪色的常青(16)

文/东乡野草

上一篇:无须褪色的青春(15)

李猴笑音未落,猛听一声怒吼,“李猴,我等恭候多时了,带走!”上等兵一声令下,四班长和炊事班班长押解李猴直奔团部。最后,李猴被判三年,真是大快人心!李虎炊事班中毒事件自以洗白。

王刚差一些让战士蛋子给弄栽了,王刚警卫班一下子日增五个兵卒蛋子,加上她和班副就成了几个人,多少人的坚实班在方方面面团来说是少见的。四个人起点三个地点,天南地北。王刚再三强调所有战士无不遵循部队纪律和规章制度,大公至正,从我做起,偏偏有多少个兵卒,把王刚的话当成耳边风。

当日上午,湖南籍的陈利平和黄河籍的杨金山站岗值勤。大门口来了一对打扮时髦的男女,多个兵卒见到雅观的女子一下子打起精神,斜眼观望,“站住,你们找何人?”陈利平质问道,“那是行伍要地,请你们不用随便闯入。”

“大家是二营下士的朋友,找她有点事。”女生甜甜的回答。

“他叫什么名,大家打电话核实一下。”杨金山提升警惕。

“前些天是她的寿辰,我们尤其给他一个惊喜,难道有哪些难堪?”女孩子细声细语,娇声嗲气,时不时的向两位老将拋出眉眼,勾魂荡魄,令人想入非非。男人在边缘陪着笑。

“既然那样,那你们进来吧!”他们馋巴巴的注目美丽的女生,闻着浓香,垂涎落魄的样板令人恶意。

三人一进营房东瞅瞅西瞧瞧,不停地摆弄手机,“咔擦咔嚓”地拍着照片。程军正领着新兵陶冶,猛然眼前电光一闪,那大天晴的,就算有阳光,但并不刺眼,难道是雷电?扭头一看一男一女正偷偷摸摸地拍着军事设施。“那里是营地,你们没有看见吧?不准乱拍的!”

那妇女挤眉弄眼道:“大兄弟,大家是你们团部王参谋的仇人,你来帮我们拍一张吧!”她毫不理会程军的告诫,程军碰了一鼻子灰,窝着火,“少拿王参谋压人!”他内心想,“老虎的臀部果真摸不得?”他一方面锻练,一边窥视他们的行迹。

那对狗男女依然为非作歹地拍着照片,程军越看越不对劲,赶紧派出一个士兵把这边的状态告知给连首长,经过连高管的把关调查,团部根本没有他们说的王参谋,一声令下,程军把她们抓住,押送团部,在铁的凭证面前,他们吐露了真面目。原来那对狗男女专门到军营拍摄队伍容貌的种种军用设备,然后在网上高价出售。

团首长点名批评警卫排的失责。王刚站在台上作了深厚的检讨,多亏程军抓住那对狗男女。防止了一场重大损失。

王刚立一进卧室,便黑着脸:“从前日初始,所有出入人士必须从严的自我批评,不管是官依旧兵,都不可能轻视,我和班副轮流监督。”

“是!”全班战士异口同声。警卫排刚刚平息一场轩然大波,麻烦事延续。三连有个兵在外侧和一个红颜勾三搭四,惹出一身骚。整天有一群半间半界的青春聚在大门口大声嚷嚷,吵着要找人。

“你们找的那多少个兵叫什么名字?”王刚想疏通斡旋。其中一个长发青年走上来说道:“都和您穿的长的大概,快把人交出来,敢勾搭我的才女!”这些青年暴跳如雷,却又不知道分外给协调带绿帽子的东西。王刚强压怒火好言相劝,“你们可能弄错了或者中间有哪些误会,别在那儿惹事了,依然请回吗!”

澳门新莆京23819com,“放屁,老子又不是白痴,好坏不分,即便你们再不交人,老子把那大门给砸了。”那小青年一副凶神恶煞的金科玉律,周围的那几个伙伴们张牙舞爪的扑了还原。

再持续和她俩说理下去,也不是个事。王刚一挥手连忙跑来多少个战士,说时迟,那时快,他们三下五除二,不到1秒钟的光阴便把那群小青年全体放倒。为首的长发青年跪地求饶,“解放军父亲,大人不计小人过,请饶过大家这几回啊!下次大家再也不敢了。”见他们可怜巴巴的旗帜,王刚心软了,“起来呢,下次再来干扰我可给您们关禁闭了!”

“谢谢解放军四伯,谢谢解放军公公!兄弟们,走!”长发青年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夹着尾巴灰溜溜地逃走。总算风平浪静了,王刚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轰的一声,像军营的放炮声,王刚闻声须臾间站了起来,冲出门外。只见白天里的相当长发青年正领着一大群牛氓地痞,上门兴师问罪。他们刚砸掉门口的一面镜子(那面镜子是为官兵们进出整理军容用的),正和八个值班大巴兵扭打在一块儿,那时警卫排的整整战士全体过来,王刚大喝一声:“全体给自家砍下,送到派出所。”

长发青年一看大事糟糕,撒腿便跑,“小子,何地走?”王刚一个箭步跨出,飞起一脚,“哐当”一声,长发家伙四脚朝天,像一只王八抽动着双腿。警卫排大获全胜一举砍下毛贼送到派出所,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掣肘。

且说那房明窝着一肚子火,加上在拘留所的水分使她一卧不起。周二的点名又点到房明,无人回复,副上尉为了搞清房明在做怎么着,亲自去了寝室。推开房门,只见房明躺在床上,“呀!这么烫!”副上士移开触摸房明前额的手,背起他直奔团部卫生院。“刚好四十度,幸亏来得及时,再晚一点就有生命危险了!”军医告诉副上士。

“请您一定要治好他!”副下士再三叮嘱军医。

“放心吧!”

房明逐渐地睁开眼睛,副中尉眯着双眼倚靠在他的床沿。“那是哪?”他轻轻地问道。

“那是医院。”护师走进来,“那位领导为您等待了一夜,首长对你真好!”说完继续给房明输液。副中尉被他们的开口惊醒,揉了揉眼睛,站了四起,“好好休息,我得回到出操了。”望着副营长的身影房明的泪花滴忍不住流了下去。吃过午饭她拨掉针管爬了四起,摇摇晃晃走出医院。

副连长忙完手头的事务,急迫的到来房明的病房,推开房门,却不翼而飞房明的人影。被窝还冒着热气,难道他在上洗手间?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人影,难道是跌倒在厕所?副上等兵站起来直奔厕所的趋势,毫无踪影。跑哪个地方去了吧?难不成又离队了?千万不要犯浑啊!房明!他一口气跑到军营门口。“王刚,看见你老乡房明出去了呢?”

“没有呀!”王刚望着气喘吁吁的副上尉。

(要知房明跑向什么地方,请听下文分解)

越来越多卓越请点击那里:《永不褪色的常青》目录